M88明升

您的位置  阳光心语 > 资源中心 > 专家文集 >

如果你的孩子或者学生说要当一名“网红”,你怎么回应?

发布时间:2016-04-29 09:02
选择文字大小  
  近年,随着芙蓉姐姐、凤姐以及Papi酱的出现,“网红”逐渐从被网民关注的独特行为演变成一种职业甚至一项事业。最近,网上就曝出一位母亲因为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未来的理想是当“网红”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当“网红”到底是不务正业还是一种正当的职业规划,如果你的孩子或者学生说要当一名“网红”,你怎么回应?
 
  花儿究竟应该怎样红?
 
  □常州市教育局 张洪杰
 
  “花儿应该怎样红?”这个命题的提出似乎有些可笑,花花朵朵该怎样红就怎样红呗!但“武则天下旨让百花斗雪竞放怒贬牡丹”的传说故事提醒人们:现实世界里违背自然节令和事物发展规律的事儿并不少见。有些东西当红未红,西瓜草莓什么的不该红的偏偏就红了。眼下有个新闻摆在这儿:一位小学女生表示她未来的理想是当网红,作为父母你该如何是好?
 
  虽然网络红人这一群体一直因为出格的言论与行为而饱受争议,但“网红”作为一种非主流职业也和其他职业一样需要学习、积累和付出。新时期的父母不该狭隘地认为体面又高薪的职业才是所谓“正道儿”,更无须被孩子的“奇葩”理想吓到。那些智慧与匠心并存的故宫文物修复师不也是“网红”并被称为男神吗?从精益求精的“工匠精神”来看,“匠男”比“跑男”更帅。
 
  古罗马教育家昆体良指出:“绝大多数儿童都表现出他们是具有培养前途的,如果在以后的岁月中这种希望成了泡影,那就说明,缺少的不是天赋能力,而是培养。”我们且来看看在“一门三院士,九子兼才俊”的梁任公的饮冰室里,“牛娃”如何养成?梁启超把子女个人的兴趣视为人生幸福的源泉和成功的基石。他重视家中每一个孩子的发展,时常教诲儿女们对生活和事业要有广泛而浓厚的兴趣。他的子女大多学的不是所谓的“热门专业”,但凡是真心喜欢且对社会有益,他必定全力支持,从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孩子。他告诉子女“不必泥定爹爹的话”、“应该自己体察做主”。正是有了兴趣和自主性,“自己爱挑的担子不嫌重”,子女们在生活和工作中得到了乐趣,也才有了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深入钻研和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能量。
 
 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生命图谱和成长轨迹。每个人也都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。自己主动把握的人生才能最大程度实现自我价值。从幼师专业学生到演员,再从导演到商界大亨,在赵薇让人羡慕的成功人生里, “主动性”是她自我增值的关键。她也曾说过,不做棋子,只做棋手。假如你孩子的职业偶像是“网红”,不知互联网为何物的黎巴嫩作家纪伯伦可以为你指点迷津:你的儿女,其实不是你的儿女。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。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,却非因你而来,他们在你身旁,却并不属于你。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,却不是你的想法,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。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,却不是他们的灵魂,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,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,你可以拼尽全力,变得像他们一样,却不要让他们变得和你一样,因为生命不会后退,也不在过去停留。当孩子们有朝一日吐露心声“我想成为谁”, 父母最该为儿女做的是什么?我有一位朋友的育儿经值得称道,他这样致女儿:你若愿意做一名理发师,我当奉上我的脑袋供你练手。
 
  生子当如孙仲谋,为父应学梁任公。让花儿们以自己的方式去红吧,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线下,当红不让敢于追梦的都将是常开不败的好花。
 
  只有分工不同 没有贵贱之分
 
  □溧阳市后周小学 万文清
 
  小时候,我们都做过类似《我的理想》之类的作文,当学生说想当科学家、工程师等等这些高大上的职业愿望时,家长老师就会笑嘻嘻地夸奖;如果有孩子说长大要做“清洁工”、“小丑”、“种田”……则被认为不要好没有远大志向没有出息。长大了才知道,事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情。
 
  一个小学三年级女孩子说长大了理想是当“网红”,作为母亲没有必要惊慌失措。孩子的心灵世界纯洁得像一张白纸,清澈透明得如山涧的一泓清泉。心里如何想,嘴里就说出来。孩子可能是一时心血来潮,闹着玩的成分居多,随着年龄的增加,说不定到了四年级又想别的了,即使是执着的真实想法,母亲也不需要惶恐不安。当“网红”有什么不好?只要上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下符合社会伦理道德,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,是最恰当不过了。随着社会分工的日益细化,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工作新岗位,需要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投入其中,前几年闹得噪杂的钢管舞者、在殡仪馆工作人员不也被人慢慢理解接受了吗?
 
  孩子的梦想并不可怕,让人担心的反而是大人的激烈反应。家长即使难以接受,也要耐下性子蹲下来倾听孩子心声,和孩子沟通。简单粗暴的反对,嘲笑和鄙视无济于事,不能改变孩子的任何看法,父母不能用老眼光来看待新时代的孩子。父母与其阻挡不如变成孩子的朋友,和孩子一起研究“网红”为什么能红?让孩子知道并不都是靠“颜值”一炮而红,背后有许多因素,其中很多都和能力、执着、坚持不懈分不开的,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,都是流汗流泪努力拼搏得来的。这样,不但能和孩子拉近距离,也是潜移默化地对孩子进行职业精神教育。要知道,我们和孩子之间的一切分歧同时也是彼此沟通和理解的机会。
 
  你若笃定,理想便不会浮躁
 
  □常州市第二中学 刘楷
 
  在袁隆平、杨利伟占据各类媒体各大头条的年代,当被问起“职业理想”时,童稚的我们曾一脸天真、不假思索地回答:科学家……这似乎成了此类问题的标准答案,老师家长们对这三观够正的回答都颇为满意,好似看到了祖国的灿烂明天并与有荣焉。可是,一二十年过去了,当年写下标准答案的同学少年们,已历经岁月杀猪刀的洗剥,科学家倒并没听说谁自诩,无非彼此做着各自的营生,对工作生活尽心尽力而已。我想,能这样脚踏实地地活着,纵使平凡,也便问心无愧。
 
  “职业理想”这一问题依然在延续,当我向学生抛出这一问题时,那些正当年华的少年们给出了层出不穷的回答:美食家,背包客,足球评论员,网络写手,电子竞技手……他们自信自我,并不刻意投我所好,也不在意惹我蹙眉。传统观点看,这可都算不上务“正”业。可时代发展太快,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伟人一统“职业理想”江湖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。新思潮与多元文化的冲击,解构了老一辈的职业观,我们突然发现,一个人竟然能有这么多的可能。
 
  职业本无贵贱,“正”与“不正”只在人心。如果能成为正直善良的人,自尊自强地活着,那么人们选择何种活法,我们又为何要妄加置评呢?网红是网络时代迅速蹿红的一支异军,他们各具特色,善于自我表现,吸睛又吸金,一举一动都牵动网络,抗压能力异常强大,能吸引青少年不足为怪;但又不可否认,这个群体中不乏哗众取宠以博出位、消费自己以供“审丑”的浅薄无聊之辈。在选择职业时,我们自然希望学生能有自己的判断。学习生涯是学生三观形成的重要阶段,学生若能沉潜下来,积淀知识,养成品格,学会自处,能够内心笃定,有清晰的人生定位,那么未来不管选择成为网红还是英雄,社会哪怕再浮躁,也自能活出精彩。
 
  理想当“网红”,规划不靠谱
 
  □戚机厂报社 曹建明
 
  一夜之间成为网红,名利双收,这是天大的好事,也是互联网时代带给每一个有特殊才华的人的红利。但如果根据这种特殊现象就树立长大当一个“网红”的理想,将其当作自己的职业规划,恐怕是不靠谱的。
 
  且不说网红经济是一种注意力经济,但能否持久,这种暂时的成功能否被复制,能否经受住市场检验,是值得怀疑的。即使一时成为了网红,面对网民的审美疲劳,面对粉丝们对网红的更高要求和更多新奇内容的追求,如果没有拥有更多的创新能力、核心竞争力,就难以受到网民的青睐和追捧,大量“网红”也就有可能将成为各领风骚只几天的流星,这样的职业规划和职业选择,就是不靠谱、不可行的,就会对青少年学生产生一种误导。
 
  再者,前期的一些网红,主要是凭借一些不健康不正常的言行、举动,通过打擦边球的方法方式,在短时间内积攒和吸引了一些人气,而随着国家对网络信息、网络空间的规范、治理和整顿,以及对网络空间正能量、对主流价值观和社会责任的要求,粗口、色情等途径将受到整顿,也对网红作品的内容、质量有了更高的门槛要求,也意味着从草根变成明星的网红之路,有了更多的知识、学识和素质要求。
 
  因此,对于青少年学生来说,重要的方面不是让网红成为职业理想和规划,而是踏踏实实地学习好更多知识、技能和本领,再凭借自己对网络和网络表演的天赋和爱好,兴许会在一不小心之间获得成功实现“网红”的愿望。
打印】【关闭